<delect id="nytsj"></delect><delect id="nytsj"></delect><delect id="nytsj"></delect><bdo id="nytsj"></bdo><bdo id="nytsj"><rt id="nytsj"><noframes id="nytsj"><noframes id="nytsj"><noframes id="nytsj"><rt id="nytsj"><rt id="nytsj"></rt></rt><noframes id="nytsj"><rt id="nytsj"><delect id="nytsj"></delect></rt><noframes id="nytsj"><noframes id="nytsj"><rt id="nytsj"><delect id="nytsj"></delect></rt> <noframes id="nytsj"><noframes id="nytsj"><noframes id="nytsj"><rt id="nytsj"><rt id="nytsj"></rt></rt><bdo id="nytsj"></bdo><bdo id="nytsj"><rt id="nytsj"><noframes id="nytsj"><noframes id="nytsj"><bdo id="nytsj"></bdo><bdo id="nytsj"><rt id="nytsj"><noframes id="nytsj"><bdo id="nytsj"></bdo><noframes id="nytsj"><bdo id="nytsj"><rt id="nytsj"><noframes id="nytsj"><bdo id="nytsj"><rt id="nytsj"><rt id="nytsj"></rt></rt></bdo> <noframes id="nytsj"><bdo id="nytsj"><rt id="nytsj"><noframes id="nytsj"><bdo id="nytsj"></bdo><noframes id="nytsj"><noframes id="nytsj"><rt id="nytsj"><delect id="nytsj"></delect></rt><rt id="nytsj"><rt id="nytsj"></rt></rt><noframes id="nytsj">
吉林:蓬勃動力生長在玉米地上
2017年12月25日 【字號:

玉米是我國重要的糧食作物。2016年,國家在內蒙古自治區和東北三省按照“市場定價、價補分離”的原則,將以往的玉米臨時收儲政策調整為“市場化收購加補貼”的收儲制度,玉米價格由市場形成,供求關系靠市場調節,生產者隨行就市出售玉米,鼓勵各類市場主體自主入市收購。實行玉米收儲制度以來,在玉米主要產區有哪些變化?是否起到了保護玉米種植戶的利益的作用?各類市場主體參與狀況如何?日前,記者跟隨國家糧食局來到了我國優質玉米的重要產區--吉林省,發現玉米收儲制度改革下,蓬勃的動力正在吉林省的玉米地和市場上生長起來。

賣糧有了“定心丸”

12月19日,冒著零下20多攝氏度的嚴寒,來自吉林市舒蘭市七里鄉的王立君開著自己的車把自家地里種的玉米帶到吉林鑫海實業有限公司的收購處。“我是通過微信公眾號看到今天的玉米潮糧折標價格是每噸1630塊錢,把家里的玉米運過來賣的。今年行情好,玉米收購價格高,租金也低,基本上每畝玉米地租金在200塊錢左右,所以有個好收成,明年繼續擴大種植玉米,就覺得以后賣玉米有了‘定心丸’。”王立君的語氣里滿是憧憬。

王立君把玉米賣給的鑫海實業有限公司,是吉林省重要的玉米深加工和貿易企業。“當地老百姓都信得過我們,我們也想真正為三農盡自己一份力,今年已經收購了3萬多噸玉米。”據鑫海實業副總經理何景剛介紹,收購來的玉米要經過嚴格篩選,主要跟南方的飼料企業合作,今年按照收儲制度的改革要求,目前正在等待南方玉米價格傳遞過來,可以運用公司自有的3條專用鐵路線和日裝卸能力2400噸的4條散糧發放裝車臂,將玉米快速運送到下游企業。

在吉林市昌邑區樺皮廠鎮張相村,有一個遠近聞名的玉米種植大戶--何景生。他租了4坰(1坰地=10大畝=15小畝,1大畝=1000平方米,1小畝=666平方米)玉米地,加上自家的1坰地,今年打了16萬斤玉米,每斤收購價七毛六分錢,賣玉米總收入達到12萬多塊錢,比去年收入多4萬多塊錢。“今年租金低,旱田和水田平均算下來,每畝地租金450塊錢,再去掉化肥支出,今年光玉米這塊收入達到十多萬塊。據我了解,周邊的玉米種植戶也賣得很快,去年收購價是每斤玉米未扣水扣雜的毛糧價格是四毛錢,而且去年玉米含的水分大,今年收入挺可觀。”何景生說。

何景生同村的黎克學自己用鐵焊接出了一個科學儲糧倉,可以存放八萬多斤玉米,實現曬干、存儲的功能,他正緊盯玉米收購行情,正打算等到每斤玉米八毛五分錢左右再賣,加上政府每坰地給他的補貼,黎克學的臉上也是輕松愉悅的笑容。

作為中國和亞洲最大的玉米生化產業發展商及新興能源供應商之一,吉林燃料乙醇公司探索出了“價格公開化、質量標準彈性化、全年購糧敞開化、購糧付款及時化、收購數量最大化‘五化’方略”,給玉米種植戶提供真金白銀的服務和獲得感。據公司副經理金榮鑫介紹,在價格公開化上,吉林燃料乙醇公司專業人員每天對全國尤其是東北三省玉米行情進行科學分析,訂出公道合理的玉米收購價格。通過門口告示、微信平臺、短信平臺等多種方式,及時將糧食收購價格信息傳遞出去,短信平臺用戶達到8000多戶,微信公眾號“玉米價格信息”訂閱者達3.5萬多戶,基本覆蓋了吉林省地區的重點糧農。在玉米雜質指標上,國家標準是1%,吉林燃料乙醇公司放寬到4%;生霉指標,國家標準是2%,吉林燃料乙醇公司放寬到6%;在不完善粒指標上,國家標準是8%,吉林燃料乙醇公司放寬到13%;對微小生霉粒不計,水分不限,讓玉米種植戶有可靠的賣糧渠道。

來吉林燃料乙醇公司賣糧的農民,覺得“這家企業靠譜”。“這么多年從沒有欠過一分糧款。糧食扦樣和分析檢測這些環節也都是自動化,過程公平、公正、透明,不用擔心吃拿卡要。”來這里扦樣、今年49歲的王滿杰如是說。

對于玉米深加工企業而言,怎樣發揮企業龍頭作用,充分輻射帶動當地玉米種植戶致富是義不容辭的責任。在中國玉米之鄉—公主嶺市,吉林省東北農嫂食品有限公司在不斷提高玉米深加工技術水平的同時探索出了“公司+農場+農戶”模式,帶動農民致富效果顯著。據公司總經理齊新江介紹,按一坰地平均四萬斤玉米產量來算,通過土地入股每坰地可以獲得分紅2800元,通過廢料粉碎,每坰地20噸秸稈廢料,最低收益600元,玉米種植戶在公司車間生產、包裝、卸車等務工收入每月3000元左右,當地玉米種植戶還經常來咨詢玉米種植技術,在穩步脫貧致富上闊步前進。

基金增信“活水”來

隨著臨儲玉米庫存的逐步消化,企業要想生存發展,必須走向市場,但吉林省實際情況是,糧食企業普遍存在信用等級低,資產質量差,經營能力弱,自有資金不足等問題,在銀行很難獲得信用貸款,需要通過基金增信貸款來解決。

為全面推進玉米收儲制度改革,國家提出在東北三省一區探索形成玉米收購增信貸款信用保證基金運行機制。通過建立政府增信平臺,撬動社會金融資本介入,解決企業“有錢收糧”問題。按照這一精神,吉林省政府明確了“政府引導,風險共擔,市場運作,糧貸掛鉤”的基金工作總體要求,設立了總規模8億元的吉林省玉米收購貸款信用保證基金。

據吉林省糧食局總經濟師鞠永平介紹,吉林省糧食局嚴格按照基金管理辦法等相關規定和程序開展基金增信貸款業務,探索出了三條成功經驗。一是有效開展銀企對接。通過企業自薦、縣市推薦、審核把關、網上公示等辦法,從1076戶地方收儲保障體系的企業中,篩選確定558戶增信貸款“白名單”企業,為金融機構精準對接,辦理增信貸款業務提供目標客戶。二是動態繳存企業保證金。今年糧食收購期,調整了企業保證金繳存方式,要求企業在省基金辦出具擔保函前繳存到位即可,這樣企業在增信貸款發放前,可以有更多自有資金參與收購。吉林省企業繳存的信用保證金只作為本企業增信貸款的保證。三是加快推進增信擔保調查工作。今年以來,將擔保審查工作重心向市縣下移,省基金辦對農發行有權審批行核定貸款最高余額在3000萬元以下的企業只進行書面審查,擔保審查效率明顯提高。

釋放優勢“組合拳”

今年受玉米供需關系偏緊影響,多元主體普遍看好玉米市場,入市信心較上年明顯增強。吉林省糧食局調控處處長王濤表示,南方及中原飼料企業提前到東北采購,貿易需求大幅增加,吉林省省內外貿易商競相收購,出現運糧車與經紀人合作、直接深入村屯收購拉到省外的現象,呈現購銷兩旺、量價齊升的局面,吉林省玉米收購進度較上年同期快近一倍。

“玉米收儲制度改革有利于釋放主產區的產地優勢,促進相關產業布局調整,吉林省將把玉米深加工、畜牧全產業鏈、倉儲物流項目,納入項目建設和招商引資的重點,吸引銷區企業到我省投資合作,引領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同時指導中儲糧、省儲備糧企業聯動收購儲備輪換玉米,及時啟動稻谷最低收購價收購。”對于未來規劃,王濤闡述了自己的“打出組合拳”思路。

來源:《經濟日報》

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