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nytsj"></delect><delect id="nytsj"></delect><delect id="nytsj"></delect><bdo id="nytsj"></bdo><bdo id="nytsj"><rt id="nytsj"><noframes id="nytsj"><noframes id="nytsj"><noframes id="nytsj"><rt id="nytsj"><rt id="nytsj"></rt></rt><noframes id="nytsj"><rt id="nytsj"><delect id="nytsj"></delect></rt><noframes id="nytsj"><noframes id="nytsj"><rt id="nytsj"><delect id="nytsj"></delect></rt> <noframes id="nytsj"><noframes id="nytsj"><noframes id="nytsj"><rt id="nytsj"><rt id="nytsj"></rt></rt><bdo id="nytsj"></bdo><bdo id="nytsj"><rt id="nytsj"><noframes id="nytsj"><noframes id="nytsj"><bdo id="nytsj"></bdo><bdo id="nytsj"><rt id="nytsj"><noframes id="nytsj"><bdo id="nytsj"></bdo><noframes id="nytsj"><bdo id="nytsj"><rt id="nytsj"><noframes id="nytsj"><bdo id="nytsj"><rt id="nytsj"><rt id="nytsj"></rt></rt></bdo> <noframes id="nytsj"><bdo id="nytsj"><rt id="nytsj"><noframes id="nytsj"><bdo id="nytsj"></bdo><noframes id="nytsj"><noframes id="nytsj"><rt id="nytsj"><delect id="nytsj"></delect></rt><rt id="nytsj"><rt id="nytsj"></rt></rt><noframes id="nytsj">

發揮主產區資源優勢和主銷區市場資源優勢——


去庫存還需深化糧食產銷合作
2015年12月19日 【字號:

12月18日,吉林省吉林市多家糧食加工企業來到北京推銷今年新上市的大米。這已經是吉林市第二次來北京推銷大米。吉林市與北京市的糧食產銷合作,充分發揮糧食主產區的資源優勢和主銷區的市場資源優勢,為深化糧食產銷合作、促進糧食區域平衡作出了有益探索。

當前我國糧食生產區域越來越集中,13個主產區糧食產量占全國總產量的75%以上,商品糧供給區域高度集中。產區與銷區的區域性矛盾越來越突出。對于主產區來說,糧食庫存高企,考慮的是如何把糧食賣出去,降低收儲壓力,保障農民利益;對于主銷區來說,考慮的是如何掌握足夠多的優質糧食,確保區域糧食安全。深化糧食產銷合作,促進糧食區域平衡,有利于解決主產區糧食庫存高企的問題。

今年我國糧食生產實現“十二連增”,國內糧食庫存充裕,黑龍江、吉林、遼寧和內蒙古等糧食主產區,作為我國糧食的“蓄水池”,面臨著巨大的糧食倉儲壓力。深化糧食產銷合作,是緩解主產區倉容壓力的非常有效的手段。2004年糧食購銷完全放開后,除了國家有計劃的調撥外,主產區和主銷區主要通過市場手段實現糧食產銷對接,建立起平等協作、互惠互利的產銷合作關系,促進糧食區域平衡。

在當前糧食庫存高企的情況下,黑龍江、吉林、遼寧、內蒙古等主產區積極走進主銷區推銷自己的優質農產品。對于糧食主銷區來說,糧食安全始終是高懸在頭上的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為了保障區域糧食安全,北京、上海、重慶、天津、浙江、福建、重慶、云南等主銷區紛紛走進主產區,建立產銷合作基地,把產銷區之間的單純供需關系逐步發展成為供應鏈管理的合作模式。吉林省糧食局總經濟師鞠永平表示,為了解決庫存壓力,他們以優惠政策吸引北京、重慶、云南等主銷區企業到吉林開展糧食收儲業務,將銷區企業投資項目納入本省倉儲設施總體建設規劃,享受國家對本省投資建倉的補助政策;外埠企業儲糧項目建成后,凡符合國家政策性糧食收購條件的,允許承擔國家政策性糧食收購。

北京市是一個特大型的糧食主銷區,糧食自給率只有10%,90%以上的糧食需要外調。京糧集團是保障北京糧食應急供應保障的主要載體。從2006年起,京糧集團就深入糧食主產區建設糧源基地220多個,原糧轉化能力達到450萬噸。目前京糧集團的糧源基地、產業基地覆蓋了東北、華北、西北、長江三角洲等糧食主產區,保障首都糧食供應的能力不斷增強。

當前產銷區深化合作面臨著一個現實障礙,就是國內外糧食價格倒掛嚴重。造成糧食價格倒掛的根本原因是我國連續多年實行最低收購價政策和臨儲政策。在國際糧食價格走低的情況下,我國糧食價格一直穩中有升,國際糧價遠遠低于國內糧價,影響銷區企業到產區購糧的積極性。這就導致本來應該由銷區承擔的庫存轉化為產區的庫存。大量糧食存在產區而不是銷區,不利于保障銷區糧食安全。

從當前來看,要緩解主產區倉容壓力,促進糧食產銷平衡,首先,要繼續深化糧食流通體制改革,進一步完善糧食價格形成機制和收儲政策。在2016年繼續執行小麥、水稻最低收購價政策的同時,完善玉米、大豆補貼政策,完善糧食收儲政策,堅持按照貼近市場和保障農民合理收益的原則確定收儲價格。

其次,主銷區要更多地承擔起糧食儲備的責任。在保障國家糧食安全的問題上,中央和地方應該劃分事權,中央做好中央儲備,地方做好地方儲備。陜西、甘肅、重慶、四川、貴州、云南、廣西、廣東、福建、浙江等主銷區應該根據國家核定的糧食儲備數量嚴格落實地方儲備,實現糧食儲備均衡分布。提高主銷區糧食儲備規模,不僅有利于提高主銷區糧食應急供應保障能力,還有利于緩解主產區庫存壓力大的問題,真正起到“一箭雙雕”的作用。

來源:《經濟日報》(2015年12月19日 03版)

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