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nytsj"></delect><delect id="nytsj"></delect><delect id="nytsj"></delect><bdo id="nytsj"></bdo><bdo id="nytsj"><rt id="nytsj"><noframes id="nytsj"><noframes id="nytsj"><noframes id="nytsj"><rt id="nytsj"><rt id="nytsj"></rt></rt><noframes id="nytsj"><rt id="nytsj"><delect id="nytsj"></delect></rt><noframes id="nytsj"><noframes id="nytsj"><rt id="nytsj"><delect id="nytsj"></delect></rt> <noframes id="nytsj"><noframes id="nytsj"><noframes id="nytsj"><rt id="nytsj"><rt id="nytsj"></rt></rt><bdo id="nytsj"></bdo><bdo id="nytsj"><rt id="nytsj"><noframes id="nytsj"><noframes id="nytsj"><bdo id="nytsj"></bdo><bdo id="nytsj"><rt id="nytsj"><noframes id="nytsj"><bdo id="nytsj"></bdo><noframes id="nytsj"><bdo id="nytsj"><rt id="nytsj"><noframes id="nytsj"><bdo id="nytsj"><rt id="nytsj"><rt id="nytsj"></rt></rt></bdo> <noframes id="nytsj"><bdo id="nytsj"><rt id="nytsj"><noframes id="nytsj"><bdo id="nytsj"></bdo><noframes id="nytsj"><noframes id="nytsj"><rt id="nytsj"><delect id="nytsj"></delect></rt><rt id="nytsj"><rt id="nytsj"></rt></rt><noframes id="nytsj">
光明日報:向科技要安全儲糧
2014年12月08日 【字號:

  在日前召開的全國糧食科技創新大會上,國家糧食局發布了糧食儲藏成套新技術新工藝集成創新、庫存糧食識別代碼及物聯網應用技術等重大科技創新成果,這些新技術將為我國實現安全生態儲糧提供堅實的支撐。

  目前,我國農戶數量龐大,但已實施農戶科學儲糧專項的農戶不足3%,產后晾曬整理和儲存損失依然很大;不少糧食倉儲企業技術相對落后,糧食儲藏安全問題日益凸顯。未來,如何推動糧食儲藏從傳統儲糧向“綠色、生態、智能、高效”的生態儲糧轉型?破解安全儲糧難題應從何處發力?

  糧食儲藏:從數量安全邁向生態安全

  初冬時節,記者來到位于河北保定市郊的清苑糧食國儲庫。清苑糧食國儲庫主任季振江介紹,這里存儲著中央儲備糧7.5萬噸小麥,還代定州直儲庫存儲了1.5萬噸的小麥,同時臨時收儲了3萬噸玉米。

  如此規模巨大的儲糧量,對糧食儲藏技術有著更為嚴格的要求。

  國家糧食局科學研究院糧食儲運國家工程實驗室主任曹陽介紹說,這里的糧倉已經完成了技術升級,采用了橫向通風、負壓分體式橫向谷冷通風、多介質環流防治儲糧害蟲技術和多參數糧情測控系統組成的“四合一”升級版新技術,這些技術很好地解決了糧食的低溫通風、除蟲等問題,實現了低溫生態儲糧。

  然而,目前我國糧食倉儲企業中,儲糧條件能夠達到清苑糧食國儲庫的,還是鳳毛麟角。“很多糧倉依然還在采用以前的豎向通風技術,很多儲糧企業利潤率不高,企業沒有動力和能力來改善儲糧條件。”作為糧食科技領域的權威專家,曹陽認為我國糧食儲藏科技經歷了三次大的飛躍。

  “共和國成立初期,我們都是在一些破舊民房和磚木結構的房屋里儲糧,蟲蝕鼠咬十分普遍;上世紀60年代以來我們引進了磷化鋁除蟲技術,病蟲防治進入了化學時代;90年代特別是近年來,我國大量推廣糧食散裝散運,大量糧食儲藏科技投入使用,糧食儲藏從追求數量安全發展到兼顧質量安全、生態安全的新階段。”曹陽說。

  近年來,我國糧食科技創新經費投入渠道和總額不斷拓展,“十二五”以來中央財政糧食科技投入進一步擴大,目前各項項目支持已超8億元,帶動各類創新資金50多億元。

  “全國糧食系統要緊貼國家糧食安全戰略,聚焦保障糧食數量安全、質量安全和生態安全等行業重大需求,重點攻克綠色生態儲糧、糧食節約減損、質量衛生安全、糧情監測預警和信息技術運用等重大科技難題,為保障糧食安全提供科技支撐。”國家糧食局局長任正曉指出。

  儲糧減損:變革儲糧方式刻不容緩

  前不久,安徽省池州市東至縣昭潭鎮昭潭村村民吳江成收到了省糧食局送來的彩鋼儲糧倉。“有了政府補貼后,花120元就能用上一個市場上賣300元的糧倉。用上這樣的糧倉,以后再也不用擔心老鼠偷糧了。”吳江成高興地說。

  目前,我國糧食儲藏主要由四部分組成:一是國家儲備;二是地方儲備;三是企業儲存;四是農戶儲糧。近年來,農戶家庭儲存的糧食每年約5000億斤,約占當年全國糧食總產量的50%。

  “從整體情況看,國家儲備和地方儲備的設施設備、儲藏技術條件和管理水平較高,企業特別是農戶在這方面的狀況較差。變革農戶儲糧方式,減少儲糧損失,已經刻不容緩。”曹陽說。

  據國家糧食局抽樣調查,全國農戶儲糧損失率平均為8%左右,每年損失糧食約400億斤,相當于6160萬畝良田糧食產量。由于農戶儲糧條件差,科學儲糧技術推廣不夠,造成糧食品質下降嚴重,對我國糧食質量安全和食品安全帶來很大隱患。

  為改變農戶儲糧技術落后現狀,近年來,國家加大農戶儲糧科技攻關和投入力度,“糧食豐產科技工程”產后領域項目開發了農戶儲糧新裝具新技術,已通過“農戶科學儲糧專項”在26個省推廣了800多萬套,每年為農民減少產后損失90萬噸,增收20多億元。然而,統計顯示,目前已實施農戶科學儲糧專項的農戶占比依然不足3%,加大農戶儲糧環節的科技和基礎設施投入依然是我國糧食科技中的一個重頭所在。

  科技興糧:如何破解“最后一公里”難題

  專家指出,要確保儲糧安全,根本途徑就是深化糧食科技體制機制創新,加快實施“科技興糧”工程,促進糧食科技創新發展。

  多年來,我國地方糧食科研體系被弱化,糧食科研資源配置存在碎片化現象,“產學研用”協同創新機制不健全,糧食科研領軍人才不足,對科研成果和人才的評價導向機制的激勵性不夠,糧食科技成果應用推廣的“最后一公里”不暢通。

  “過去整個糧食流通行業對這‘最后一公里’認識不夠,力量不足。私營企業敢于進行研發投入,而國家儲備糧庫利潤微薄,不敢投入。”曹陽分析說,此次全國糧食科技大會通過的《關于推進糧食科技改革和創新的意見》展現了一幅開創性的改革藍圖。

  記者注意到,此次《關于推進糧食科技改革和創新的意見》在糧食科技管理體制改革方面著墨甚多,提出公益性院所要進一步推進績效考評、資源分配及經費管理等制度改革;探索讓科研人員“名利雙收”的考核激勵機制,并鼓勵他們在科研院所、高校與企業間流動。

  專家表示,未來要繼續通過機制改革破解糧食科研生產“兩張皮”問題,建立完善儲糧科技創新長效機制。要加大糧食倉儲、質量檢驗、設施管理等方面先進技術的研究和應用,提高科學保糧水平,實現綠色生態儲糧目標。

來源:《光明日報》(2014年12月07日 02版)

來源: